兰台撷英
专题专栏
首页 > 兰台撷英 > 兰台撷英
历史性的“大仓会见”
   浏览次数:1073   发表时间:2018-1-11

井冈山市荷花乡大仓村,因为90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次历史性的会见,成为了中国革命史上一个至关重要的节点,中国革命的历史于此翻开了新的扉页。

1927年10月6日,毛泽东与袁文才在大苍村林家祠堂林凤和家中举行了第一次会见,共同商讨了在茅坪建立后勤机构等有关问题,成功地打开了山门,进驻茅坪,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为“星星之火”燎原全国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起义失败    三湾改编

1927年中央“八七会议”后,毛泽东受中共中央的委派,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赶赴湖南,组织领导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起义部队共5000余人,毛泽东任前敌委员会书记,卢德铭任起义军总指挥。按中共中央和湖南省委决定的计划,秋收起义的目标是会攻中心城市长沙。

9月9日开始,起义军先后从修水、安源、铜鼓等地向长沙进攻。由于敌强我弱,起义军受挫。由三路起义军组成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全面失利。长沙外围的几个小县城还未攻克,起义部队就已损失过半,其中一路直接被打散。身为前敌委员会书记的毛泽东果断决定,弃攻长沙,部队前往浏阳文家市集合,同时派人向湖南省委报告,建议立即停止毫无胜利把握的长沙暴动。

9月19日夜,前委在湖南浏阳文家市里仁学校召开了会议。师长余洒度坚决主张攻长沙,毛泽东则坚决主张向山区和农村转移。毛泽东说:情况变了,计划也要变。他手指一张从学校借来的地图告诉大家:要到这眉毛画得最浓的地方,去当革命的“山大王”。那里,便是罗霄山脉中段。毛泽东同志耐心地说服大家:中国政治不统一,经济发展不平衡,矛盾很多,我们要找敌人统治薄弱的地方。

在关系中国革命命运的危急关头,年轻的起义总指挥卢德铭坚决支持毛泽东的主张。当时卢德铭22岁,但已身经百战,在部队里威信很高,他在会上起到了关键作用。会议开了一整夜,最终决议“以保存实力,应退萍乡”,为起义部队找到一条生路。” 

9月20日上午,起义部队1500余人离开文家市向南进发。9月23日,起义部队在萍乡芦溪镇遭反动军队伏击,损失数百人,总指挥卢德铭牺牲。

9月25日,冲出敌军伏击的起义部队冒雨攻克了莲花县城。至此,部队仅余不足千人,且伤病员甚多,别说再打仗,就是继续走路,部队也将被拖垮。到哪里去找一个落脚点? 恰在这时,宋任穷带回了江西省委的密信,江西省委告知起义部队“宁冈有我们党的武装,有几十支枪。”

9月29日,起义部队约1000人到达江西省永新县的三湾村,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将部队缩编为一个团,并于1927年10月3日抵达宁冈县古城,而这一带,已经是袁文才的活动范围了。

充分酝酿    确定见面

毛泽东深知,秋收起义的失利,起义部队损失惨重,幼小的革命力量在中心城市、县城和集镇里是绝对待不下去的。井冈山位于罗霄山脉的中段,湘、赣两省交界处,山高林密,地势险要,地理位置和地形条件都很优越,离长沙、武汉、南昌都远,偏僻落后,敌人鞭长莫及。

面对现实,毛泽东决定只有走“绿林好汉”这条路,以求生存和发展。而山上两个头领——袁文才和王佐,以及他们的部下,都是本地人。如果消灭了他们,就等于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将使工农革命军在井冈山难以立足。所以,毛泽东率部到三湾着手进行“三湾改编”的同时,修书一封,由三湾村的李德胜捎给袁文才,提出“上山”的要求,希望得到袁文才的支持和帮助。

袁文才,是个穷苦的客籍人,家住茅坪马源坑。1924年因不满地主豪绅压迫,参加了绿林组织“马刀队”,1926年9月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率部在宁冈举行暴动,任宁冈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只是这支部队中有不少土匪出身的弟兄们,绿林习气很重,既打国民党,也打家劫舍。

袁文才从李德胜的手中接过毛泽东的亲笔信后,细细琢磨了一番,很难拿定主意。袁文才手下的头目听说此事后也议论纷纷,有人说:“此事要从长计议。他们要是来了,一个桩上拴着两头牛牯,哪有不对角的?”有的又说:“自古至今,弱肉强食,叫花子赶走庙祝的事屡见不鲜。毛部上千人,谁可担保他手下的人没有打歪主意的?” 陈慕平可以算是“山头上”有文化、有见识的秀才,他力排众议:“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里有名气的人物,有‘农民运动之王’的称号,不可妄加评说。”

于是,袁文才把中共宁冈县委负责人龙超清请来一起商议。22岁的龙超清与袁文才曾结拜生死之交,听到毛泽东率部来到宁冈自然高兴,并力劝袁文才迎接毛泽东上山。袁文才还是不放心,写了一封信函:“毛委员:敝地民贫山瘠,犹汪池不藏巨鲸,片林不栖大鹏,贵军驰骋革命,应另择坦途。敬礼,袁文才叩首”,并派他的司书陈慕平(曾在毛泽东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过)作为他的代表,携带信函前去与毛泽东洽谈、摸底后再作决定。

陈慕平随同龙超清赶到三湾,向毛泽东详细介绍了袁文才队伍的有关情况。临别,毛泽东赠给他们每人一支汉阳造步枪。听了陈、龙两人的介绍,毛泽东心里对争取袁文才有了谱,所以提出要与袁文才直接会面。

1927年10月3日晚至5日,毛泽东在宁冈县古城镇联奎书院主持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部队营以上干部、宁冈县党组织负责人龙超清和袁文才的代表40余人参加了会议。会上传达了中央“八七会议”精神,总结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经验教训,确定了团结、改造袁文才、王佐部队的方针,着重讨论和决定了在罗霄山脉中段建立革命根据地的问题,作出了在湘赣边界开展武装斗争创建革命根据地的决策。

在讨论如何对待袁文才、王佐地方武装问题时,却产生了不同看法。据何长工回忆说:“在古城会议上,讨论对袁、王部队方针时,有人曾提议要解除他们的武装,把他们解决,他们那几十支枪,一包围缴枪就完了。毛泽东同志说,谈何容易,你们太狭隘了,度量太小啦。我们不能采取大鱼吃小鱼的吞并政策,三山五岳的朋友还多呢!历史上有哪个能把三山五岳的土匪消灭掉?三山五岳联合起来总是大队伍。毛泽东同志说服我们,不能只看到几十个人,几十支枪,是个政策问题,对他们只能用文,不能用武。要积极地争取改造他们,使他们变成跟我们一道走的真正革命武装。

古城会议一结束,毛泽东特意留下宁冈县党组织负责人龙超清,请他代邀袁文才会面,时间、地点请袁文才决定。最后袁文才与毛泽东约定10月6日在大仓村会面。

大仓会见    以诚换心

大仓是位于古城与茅坪之交的一个小山村,居住着明末清初从福建迁徙来的十几户客籍山民,林风和则是这个村庄的大户。心存疑虑的袁文才将会面地点安排在茅坪与古城之间的大仓村林风和家,这种安排显示出了袁文才的精明独到之处:一来显示了自己礼重朋友,亲出远门相会;二来阻挡了毛泽东等进入自己的“巢穴”茅坪,不至于泄露底细,且可以试探毛泽东是否心存吞并之意。

10月6日上午,毛泽东一行七人由古城动身去赴与袁文才的会见约定。临出发时,团长陈浩等提出,为防万一,应带上武器防身,并安排队伍随后跟进。毛泽东笑了笑,说道:“我们是去跟袁文才会见的,又不是干戈相见,带枪支、派队伍为哪桩,难道是要自树敌人,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更何况袁文才是被土豪劣绅逼入绿林,是与豪绅作对的。大革命中袁文才走上了革命道路,在湘赣边界坚持与敌人斗争多年,现在只不过是对我们还不够了解,才复信要我们离开,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只要我们真诚相待,完全可以把他争取过来,使他的队伍成为开展边界工农武装斗争的劲旅,成为真正的革命武装。”说完,毛泽东迈出稳健的步伐,踏着山涧的寒露,行进在乡间小路上,经茶梓冲来到大仓村。毛泽东坚信此去定能以诚意换得袁文才的真心。

工农革命军的到来,毛泽东的相邀会见,令袁文才心存疑虑,不明底细,他担心一旦山门洞开,自己苦心营建的地盘被他人挤占。为此袁文才择定了位于古城和茅坪之间中心位置的大仓村为会见地点,这样既不会让别人见笑自己,又不会让别人进入自己的腹地。同时袁文才沿途布下观察哨,在大仓村林家祠堂后山上布下伏兵以防不测。当观察哨报告毛泽东一行只有七人一马,既未带枪支,也未见有队伍随来,他顿感自己太过小心,随即下令伏兵立即悄悄撤离,不能让毛泽东等人觉察,同时连忙带领李筱甫、陈慕平、邱凌岳、周桂春等人,站在村口的横江桥头迎候毛泽东的到来。

上午10时许,毛泽东和袁文才等人,在村中林凤和家的吊柱楼里,大家边交谈,边喝茶水、剥瓜子、花生。

会见中,毛泽东分析了大革命失败后的国内形势,介绍了秋收起义和古城会议的情况,说明工农革命军要在这里安家落脚,建立革命根据地;同时,他热情赞赏袁文才和农民自卫军在大革命中率保卫团起义,击毙和驱逐历任反动县长,攻打永新城救助共产党人的革命行动,赞扬袁文才在大革命失败后,仍然坚持斗争,保存武装力量,与反动派势不两立的无畏精神,表示自己期望同袁文才一道共谋大业。

袁文才仔细聆听,见毛委员不但穿着朴素,平易近人,且知识渊博,对时局的洞察具有独到之处,智力非凡,深深地被吸引。反思自己仅看到眼前的一亩三分地,而打算将工农革命军拒之门外的狭隘胸怀,岂非目光短浅。想到此,袁文才心生相见恨晚的感受。当即表示:“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伤员同志由我安置,部队粮油由我负责。”

在会谈的过程中,毛泽东还询问了袁文才的部队和枪支情况。袁文才告诉他:自己的队伍,大部分是被土豪劣绅逼得走投无路的贫苦农民,他们苦大仇深,却缺乏必要的军事素质。枪只有60支,但多数是不好的坏枪,主要武器还是大刀、长予、鸟铳之类。毛泽东听后说道:这很好,你为革命保住了枪杆子。大革命失败后使我们得到了教训,“须知政权是从枪杆子中取得的。”当即决定送100支枪给袁文才,要他明天就派人到龙市团部去担枪。

袁文才一听,惊喜交集。对他来说,枪的珍贵,比什么都重要,过去因为没有枪受尽了苦。为了得到一支枪,自己的母亲惨遭白匪杀害,自己的房屋被敌人烧毁;为了枪,不少兄弟丢掉了性命。现在毛委员一下送100支枪给他,这是何等厚重的诚意。至此,袁文才彻底消除心中的疑虑,赶紧叫李筱甫把筹措到的1000块银洋端上,呈交到毛委员的跟前,请毛委员收下,以资军需。同时表示,明天自己在茅坪欢迎毛委员和工农革命军的进驻。

工农革命军一行7人的到来,给山乡村民带来了好奇。在袁文才的安排下,准备好的村民在林家祠堂门前杀了一口肥猪,以乡村最高的礼仪进行迎接。同时众人动手操办下丰盛宴席。积庆堂中一片欢声笑语,毛委员等人、袁文才及其部下和当地村民们手捧盛满米酒的土碗,共饮同心酒,在毛泽东努力下,一场预设的“鸿门宴”变成了“同心宴”。

对此,1928年6月15日中共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视察边界的报告中如是说:“毛泽东部在湖南秋收暴动失败后退铜鼓、修水,沿湘赣边界经萍乡、莲花抵宁冈。逃跑的很多,弄得正所谓扶死扶伤之不暇,甚为危险,此时幸得泽东及一部分同志的努力,同时得到袁文才千元的接济,使他们有短期的休养与整顿,渡此难关。”

山门洞开    安家井冈

10月7日,工农革命军分两路,分别从古城和龙市出发。袁文才部和组织好的民众早已在村口等候,当毛泽东率领部队到达时,村口敲锣打鼓,放鞭炮、杀肥猪,群情激昂,迎接毛委员和工农革命军进村。

袁文才把毛泽东接到了茅坪后,安排他住在八角楼。缩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的起义部队顺利进驻茅坪村休养生息。

随后的日子里,在袁文才的帮助下,工农革命军先后在茅坪设立了医院、后方留守处、被服厂、修械所等后方机构,安下了革命的家。茅坪成为红军的大本营,在湘赣边界揭开了工农武装割据斗争、建立革命根据地的绚丽篇章。

之后,部队又陆续开进山上的大井和茨坪。同袁文才交情莫逆的另一农民武装首领王佐,接袁文才信后,于10月24日与毛泽东会见,毛泽东也赠送了70条枪给王佐,让他十分感动,对起义部队热情迎接。至此,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顺利地在井冈山站稳了脚根。

后来,袁文才、王佐部队经过党的改造,成为边界党领导下的一支坚强的正规革命武装,为创建井冈山根据地、建立罗霄山脉中段红色政权作出了卓越贡献。

“没有他们两个人的支持,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没那么容易。”当时担任过中共湘赣边界特委书记的谭震林曾做如此评价。

当年参加井冈山斗争的老同志回忆道:“记得主席讲过:袁文才对革命是有帮助的,三湾改编后的工农革命军两营人,没有袁文才答应,我们是不容易进去的,就是进去了,也难站住脚,就像红军到延安,跟刘志丹所起的作用一样。”

大仓会见,是井冈山革命革命根据地建设中的重要一环,是在毛泽东、袁文才的共同努力下形成的统一战线典范,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起到了重要作用。

1996年,大仓会见旧址被列为井冈山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被列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吉安市档案局帮扶大仓村工作组   毛晓明整理